当前位置: 首页 > 调查研究 >

浅析“就业悖论”,促进充分就业

时间:2014-03-28 10:5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就业问题关乎民生,实现充分就业是政府需承担的四项宏观经济政策目标 [1] 之一。就我国的实际来看,就业问题不仅是经济问题,在某种程度上更是一项政治议题。从党的十八大报告
      就业问题关乎民生,实现充分就业是政府需承担的四项宏观经济政策目标[1]之一。就我国的实际来看,就业问题不仅是经济问题,在某种程度上更是一项政治议题。从党的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的“要推动实现更高质量的就业”,到各地根据自身资源条件、就业现状所推行的各项促进就业政策,政策的顶层设计性与基层落实性紧密结合,共同铸就了促进充分就业的政策保障网,体现了政府对就业工作的重视程度。
    剖离就业问题所蕴含的政治意义、社会意义,仅从经济角度来看,就业问题本质上是供需双方,即求职者与用工单位之间双向自由选择的过程,体现了市场在配置劳动力资源方面所具有的基础性作用。但市场在资源配置过程中,往往会出现“市场失灵”——求职者与用工单位之间存在信息不对称。因此就需要政府通过“看得见的手”来调控“看不见的手”所产生的缺陷。[2]政府调控的主要方式之一便是制定与实施公共政策。

一、“就业悖论”浅析

    公共政策的主要属性体现在其“公共性”上,即政策过程、政策目标均应该以公共利益为主要考量标准,保证政策的公共性。但由于个体利益诉求的多样性,公共政策在制定、执行的过程中,不可避免会陷入两难困境,即在实现所谓公共利益的同时,也导致部分个体利益的损失,这就是典型的政策悖论。具体到就业领域,也存在这种政策悖论——
悖论一:经济转型发展pk促进充分就业:在国际经济环境低迷、出口量始终无法高企的现实制约下,促进内需成为促进经济增长的新落脚点。在激活国内经济活力的过程中,通过创新、集约型发展来促进经济增长已成为国家最重要的政策工具之一。按照经验性的“奥肯定律”来看,应该出现“经济增长速度快,就业岗位增加多,就业水平就高,失业率就低”的现象。但在中国的实际发展过程中,这一经验性定律却没有完全被证实,其中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即是中国经济正进行着转型发展的结构性调整,从而在带来高速经济增长的同时,也带来了大量的失业人员。具体如:在政策推进过程中,一些环境污染型企业、能源消耗型企业面临被关停的命运,一些低端加工制造型企业、劳动密集型企业、外向型企业等也面临产品需求下降及发展空间缩小的难题,如此便会导致出现部分失业人员。
悖论二:招商引资工作pk鼓励自主创业:在促进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招商引资是重要的方式之一,也是解决当地人就业的主要方式之一。从国际范围来看,改革开放后,中国以劳动力成本优势、土地资源优势等众多比较优势承接了世界上的产业专业大潮,成为世界工厂,成就“中国制造”的声名。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所具有的比较优势在逐渐消失,很多工厂开始迁出中国,迁往更具比较优势的东南亚等国;而从国内来看,东部地区高企的商务成本也促使各类产业开始自东向西的转移过程。在众产业不断追逐比较优势的背景下,中国的比较优势终会慢慢淡化,依托大规模的招商引资来促进经济增长也将变得不可持续。因此,就需要关注本区域内对自主创业的鼓励,通过创业带动就业,培养拉动区域经济增长的原生力量,打造区域核心竞争力。鼓励自主创业,一方面需要有利于创业的社会环境、创新氛围、冒险精神,另一方面需要有政府的政策鼓励、资金支持与创业指导。通过对创业工作的鼓励,短期内可能无法看到对就业的明显促进作用,也无法看到为经济增长和财政收入带来的明显变化,但长期来看,这种对创业的鼓励,可以尽可能减少对外资的依赖度,使地区经济发展基础更为坚实,对就业的正向作用也是可持续的。
悖论三:外来人员就业pk本地人员就业:劳动力跨区域就业已经成为当前经济发展中的常见现象。这对区域人才交流、磨平区域间就业结构偏差等都有良好的促进作用。但劳动力在区域间的转移并不是均衡性的,而是呈现一种“扎堆效应”——部分地区尤其是经济发达地区成为劳动力的净流入地,而其他地区则成为劳动力的净流出地。就劳动力的净流入地而言,流入的劳动力,既包括高学历的脑力劳动者,也包括低学历的体力劳动者。外地人员的涌入,在为本地经济发展做出贡献的同时,也会被本地人认为侵占了大量工作岗位,成为本地人对本地政府就业政策多有诟病的原因之一。但对政府部门来讲,要对外地人员与本地人员的就业状况做细致周详的研究,分析两者在劳动力市场上的竞争关系,既要保证本地人员的充分就业,又不会人为阻碍外地人员的就业机会。一般来说,外地人员与本地人员就业存在两种典型的关系,一种是互补型关系,即大量外来人员从事的是本地人员不愿做、不想做的脏活、累活,这种工作一方面不会影响本地人员的就业,另一方面还能够方便本地人的生活;另一种是竞争型关系,即外来人员从事的工作与本地人员从事的工作具有一定的可比性和一致性,同时部分外地人员对待遇的要求较低,相比本地人员更具有竞争力。面对这种竞争型岗位,劳动部门可做专项研究,详细研究提升本地人员就业竞争力的对策措施,在尊重市场规律的基础上,让外地人员与本地人员平等竞争,共同发展。


    归根结底,导致以上“就业悖论”的出现,可归结为政策目标间的相容性问题及政策目标与政策工具间的一致性问题。在政策目标出现不相容时,需要对多个目标进行优先级排列,并对可能受损的政策目标进行兜底补偿;而当政策目标与政策工具间出现不一致时,则应该调整对政策工具的选择与使用,使其不损害政策目标的实现。而在具体的政策落实上,则需要政府相关就业部门能够切实承担起求职者与用工单位间的就业桥梁作用,减少宏观“就业悖论”在微观个体上的投射。

二、促进充分就业的微观措施

    从理论角度及各地实践经验来看,政府部门在促进充分就业过程中,往往起到三个方面的重要作用,归纳来说即“搭建好三座桥梁”——政府部门成为连通失业人员与用工单位的桥梁,汇集、筛选、审核双方的合理需求信息并对这些信息进行对接,减少双方的信息搜寻成本和信息不对称程度,并根据掌握的就业市场总体情况为求职者与用工单位双方提供合理的分析和判断,抚平劳动力市场周期波动带来的影响。

措施一,搭建起“工作介绍”的桥梁。工作介绍职能是政府部门承担的基础职责之一。尽管现在市场化的职介所、求职网站等都在蓬勃发展,但政府部门的“托底”功能依然需要保留。在明确该职能的基础上,政府部门面临的问题是如何更好地为求职者及用工单位服务的问题,通过政府部门更有针对性地、更有效地服务,可以在满足劳动力供需双方基本需求的基础上,更好地提高他们的满意度评价水平。
措施二,搭建起“技能培训”的桥梁。一般来说,造成部分人员“非自愿失业”的原因之一是求职者的技能缺失。为弥补这一软肋,除了求职者进行充电学习、自我技能提升外,还需要政府部门根据掌握的宏观层面企业用人需求情况开展一些相应的职业技能培训,一方面可以提供基础的技能培训,使求职者的技能能够符合企业的用人需求;另一方面也可以通过这种培训矫正求职者自我提升时的方向,指明企业的需求,使急于求职的人不至于在自我提升时浪费人力、财力、物力。“职业技能培训”的问题归根结底还是基于政府部门对企业用人需求的了解和掌握,以市场为导向设置培训项目,提高求职者的求职竞争力。
措施三,搭建起“释疑解难”的桥梁。对于释疑解难,政府部门需要承担起两方面的职责。一方面是对政策问题的释疑解难,另一方面是对舆情的释疑解难。首先,解释政策问题。政府部门工作人员作为政策落实者和解释者,应该加强业务能力,提高对政策的领悟能力,使企业或求职者在遇到问题进行咨询时能获得准确、详细、具有可操作性的解答。其次,理性分析舆情。劳动力市场的发展状况往往与宏观经济的发展状况相一致,存在一定的周期性。当宏观经济向好时,劳动力市场就会水涨船高;当宏观经济存在下行风险时,劳动力市场也会式微。在劳动力市场随宏观经济波动时,个体求职者或用工单位因有限理性而存在不能完全准确分析就业形势、招工形势的问题,很容易被媒体报道、社会舆论所左右。这时,政府部门就应该根据长期工作的经验及掌握的单位信息和求职者信息,从宏观层面客观分析就业形势和招工形势,从微观层面理性分析个体求职者及用人单位的竞争力、可获得或可支付的合理薪酬水平等,并结合个体的实际给出建设性意见或建议,消除因舆论影响导致的求职者、用工单位产生的思想波动,尽量减少“求职难”和“招工难”并存的现象,推动劳动力市场以健康、平稳的态势发展。

------分隔线----------------------------
推荐内容